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栏目  »  时事新闻
生命禁区,他蹲在死光了秧苗的菜地哭了一下午
时间:2020-10-01来源:媒体与法 阅读:10

放弃高额复员费,驻守海拔5100米国门24载,他没见过妻子穿裙子,孩子说最喜欢下雪,“因为那是爸爸回来的时候”;

心脏膨大,扁桃体切除……除了身体上的疼痛,常年与亲人别离的痛更是难以言说;

高考超一本线40分,在京沪生活8年,95后的她选择卫国戍边……

这是戍边人的众生像。

超级大V的正义之旅(第四季•走进国门边境),中国长安网、中央政法委长安剑携手@国家移民管理局@微博政务@央视新闻@共青团中央@环球时报@头条新闻@观察者网及多位社会网红大V一起奔赴帕米尔高原的最高国门,探秘“生命禁区”,揭秘不一样的守护者!

“生命禁区”种蔬菜,他是“帕米尔农学家”

天上无飞鸟,地上不长草,风吹石头跑,氧气吃不饱,六月下大雪,四季穿棉袄,这说的就是红其拉甫。


(摄影:新疆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吴晨龙)

红其拉甫,塔吉克语意为“血染的通道”。红其拉甫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所在的新疆塔什库尔干县与塔吉克斯坦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三国接壤。这里海拔5100米,一天能感受四季变化,水的沸点不足70℃,含氧量为平原的48%……

曾经有人说:在红其拉甫,躺着就是奉献。

17岁到41岁,他在这里坚守24年!他就是新疆红其拉甫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民警孙超。


(摄影:中国文化报记者卢旭)

这里被称为“生命禁区”:全年无霜期不到60天,年平均气温为-9℃,最低气温为-42℃,蔬菜、肉、蛋,这些平原最普通的作物,却是高原最难得的必需品。尤其在漫长冬季,能看到一抹绿色成了最大的奢望。

孙超初到红其拉甫时,戍边条件简陋,许多战友因为吃不上新鲜蔬菜,头发脱落、口腔溃烂、指甲凹陷、手脚蜕皮,有的还患上严重的败血症。


面对这样的情景,孙超心里也曾打过退堂鼓,半夜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,但军人的使命感让他重新振作起来,擦干眼泪,决心在高原“干出点事”。

让孙超记忆最深的是,十九岁生日时的那一碗热气腾腾的菠菜卤水面,这是他上高原以后第一次尝到新鲜蔬菜的清香。后来得知,探家归来的干部带回来了5棵菠菜。就是那5棵菠菜,整整19个人才吃完它。

那一刻,他决定:种菜!

1998年,红其拉甫边检站建起第一座简易大棚,出身农家的孙超主动请缨。没成想,白菜开花,不好好长叶子,胡萝卜抽苔硬得像木头,西红柿开花不结果,养的猪不上膘,还一天比一天瘦。绿油油的菜苗终于出来了。然而,一场大风过后,所有秧苗全死了。

为此,孙超蹲在菜地哭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
但他没有放弃,只有初中文化的他开始自学农业知识,白天趴在地里测地温、量土壤酸碱度,经常一身泥土,还有掏完鸡粪、洗完猪舍后满身的味道。晚上钻研农业书籍,经常裹着铺盖睡在大棚里,半夜起来烧炭烧柴给大棚保温。

几个月下来,手掌上磨出了厚厚的茧皮。脸上被紫外线揭走的新皮还没长出来,又被太阳炙烤成赤褐色,面部布满了不均匀的斑块。

经过1000多个日夜的反复摸索、试验失败,孙超终于攻克了高原蔬菜种植的关键性技术难题,终于在高原成功种植了30余种蔬菜,推行了高原特种家禽养殖。目前,边检站种植期蔬菜自给率达到90%以上,肉蛋自给率达到95%以上。



如今,这里绿树成荫,鸡鸭满圈,硕果累累!

就因为四个字,他放弃高额复原费坚守雪原

2018年,红其拉甫的很多人面临走与留的选择。当时,孙超可以拿到高额复员费。是拿钱回去与家人团聚还是在高原坚守,他选择了后者,很多人说他傻。

他的理由只有四个字:“我舍不得。”

在祖国西北绵长的边境线上,像孙超这样的人、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。

1995年出生的阿斯亚·巴给,高考超一本线40多分,曾在京沪生活8年,却选择来到新疆卡拉苏出入境边防检查站。“卡拉苏”意为塔吉克语“黑水”,即没有可饮用水。这里高寒缺氧,入警前后容颜大改,她却无悔!“艰苦的环境造就了现在的我,青春不止眼前的潇洒,也有家国与边关!”



(摄影:中国文化报记者卢旭)

这不是孙超第一次放弃“机会”。

2012年,新疆农科院邀请他到乌鲁木齐工作,被他婉拒。

2014年,河北老家一家生态园的老板得知孙超的事迹,想要高薪聘请他,再次被他谢绝。

驻地塔什库尔干县,自然恶劣,经济落后,这里的塔吉克族群众曾一度过着以游牧为生的日子。

2003年,时任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(简称“塔县”)达布达尔乡干部的胡志忠闻名而来,希望孙超帮助乡里种植蔬菜大棚,改善生活水平。孙超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,经过反复摸索实验,终于在海拔3600米的达布达尔乡建起第一座温室大棚。


2004年7月,通往塔县的唯一通道314国道被泥石流冲毁,补给中断半个多月,确保蔬菜常态供应和应急保障引起当地党委政府关注。塔县干部到红其拉甫边检站参观学习,开始大力推动高原蔬菜种植产业。电视台邀请孙超讲授培训,他成了远近闻名的“菜博士”。

在孙超的带动下,驻地农牧民种上了、吃上了新鲜蔬菜,收入也逐年增加,生活水平大幅改善。当地百姓见了他都会竖起大拇指说:“孙超,恰尔吉(好样的)。”



(摄影:中国文化报记者卢旭)

如今,在整个高原已经掀起了种植养殖的热潮。这对在帕米尔高原生活了上百年的塔吉克人来说,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奇迹。提孜拉甫乡牧民艾米尔夏在孙超的帮助下,建立起高原牦牛养殖合作社,年收入近20万元,惠及全乡10多户牧民。2016年,红其拉甫边检站对口扶贫塔县红其拉甫村,孙超与村里牧民艾力那扎尔结成了帮扶对子,为他传授养殖技术,如今艾力那扎尔家一年收入超过8万元。


孙超说:“戍边初心没有终点,如果非要加个期限,我的目标是一辈子。”

亲爱的,我该朝哪个方向想你?

留下意味着奉献,也意味着风险。高原环境对人身体伤害很大,孙超患上了严重的腰肌劳损和风湿病,2019年体检时,他的胸骨已经变形,可他始终不舍离开这片热土。

他结婚15年,团聚时间加在一起不足3年。他没见过妻子穿裙子的样子,孩子最喜欢下雪,“因为那是爸爸回来的时候”。24年里,少了很多卿卿我我和天伦之乐,多了数不清的两地分居和天各一方。

高原的国门卫士大都如此。高海拔造成他们免疫系统受损,扁桃体切除、腮腺上长瘤、心肺增大……孙超的战友徐西军长年离家,老母亲有高血压,却违背医嘱坚持想上高原看一眼儿子。她一路忍到几乎昏厥,才看到了新疆红其拉甫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国旗。


孙超妻子在家里的墙上挂起了一张中国地图,打电话问孙超:“亲爱的,我该朝哪个方向想你。”说完眼泪吧嗒吧嗒地掉。

“你朝雄鸡的尾巴上看吧,千里的边防线,到处都有我们的身影。”


(摄影:新疆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吴晨龙)

有次,孙超与孩子远程视频通话,孩子在背诵《彩虹》这篇课文:“雨停了,天上有一座美丽的桥。爸爸,如果我提着你那把浇花用的水壶,走到桥上去,把水洒下来,不是我在下雨了吗?我把雨洒在山上的田地里,你就不用挑水浇了,你高兴吗?”

孩子背着背着,就哭了。

边境总得有人守,国门卫士话不多,只说:“一家不圆,万家圆!”


来源:中央政法委长安剑

主办:媒体与法   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 :媒体与法.中国   陇ICP备17004562号-2 

热线电话:17601066608       17056000026